资讯>游记

1987年的自行车旅行[3]80年代的时尚厦门

作者:谢鲁渤
时间:2016.03.21

1987年的单车旅行

作者1986年夏在敦煌鸣沙山

DAY12,七月二十日,朋口 - 龙岩,105公里

一 早离朋口,天气阴沉,凉爽爽的正好赶路。在新泉用早餐,一碗粉干,中饭在郭车吃,其间经古田,停车看了看古田会议旧址。会址是一所旧时大户人家的宅第,很 有特色的闽西民居,背面一片林子,四周芳草青青,草坪边还有一处红军阅兵台,像江南一带的旧式戏台。除会址外,还有个陈列馆,已下班,未能进入。从古田到 郭车,一路下坡,八、九公里路程,二十分钟就到了,在古田前翻了一道大岭。

如期赶到龙岩市,离漳州又近了一日的路程,到得也比平时早些,五点多即进入市区。找了家个体小旅社住下,可以讨价还价。旅店虽小,但收拾得却很干净,用电用水都方便,且位置在市中心。晚饭时出去逛了逛,市面嘈杂,看上去很繁忙,饭店价格不贵。夕阳中看龙岩四周,山影隐约。

几乎在群山中盘旋了一天,翻了好几道大岭,其中有两道既长又陡,似比昨天更险恶,令人胆战心惊,上去时一步三喘,下来时腾云驾雾,只怕稍一恍惚就会掉进山谷,粉身碎骨,精神高度紧张,每到了平地上,总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不想起来了。

1987年的单车旅行

DAY13,七月二十一日,龙岩 - 靖城,121公里

1987年的单车旅行

昨 天连续翻山越岭,累极,夜里睡得死,早上醒来晚,手忙脚乱收拾完东西上路,已是六点一刻。走了三十六公里,九点多到适中,早餐时听店家说,此去不远即板寮 岭,是福建著名的三座大岭之一,另两座,一是昨天已翻越过的九溪岭(音),还有一座是砂土路的,这一路碰不上。店家还说,板寮岭上几乎每天都有翻车的。远 望板寮,见岭上云遮雾罩,心头沉沉的。

十点差五分上岭,倒也没感到特别吃力,到岭上 时,云雾散尽,竟是阳光灿烂的天气。路旁有一高一矮两块圆顶石碑,碑上有字,已然模糊,小的一点也看不清了,大的勉强可辨认,说是民族英雄文天祥举义驻兵 的地方,算得上是一处历史遗迹了,却冷落深山无人知晓(作者按:石碑为明万历十年(1582)为纪念文天祥在此设垒驻兵抗元300周年而立。碑高1.95 米,文"皇明大明万历十年风次壬午秋上玄之吉赐谥忠烈故宋少保右丞相相信国公文山文公天祥举义驻师故垒",阴刻,竖写,楷体,知县曹胤儒等立。左有阴刻竖 写草体诗词碑,碑高1.5米)。碑旁有条小路,通向山里,心想路的那头不知还有些什么,有两个青年骑了摩托进去,也想跟着去看看,犹疑再三,还是放弃了。 只在小路旁的山泉里洗了把毛巾,灌了壶水,开始下岭。

1987年的单车旅行

也 许是受了店家传言的影响,感觉板寮岭的坡更长,更陡峭,弯道更是一个接一个。下坡最怕的是弯道,不仅容易冲出道路,跌入峡谷,也难免被碎石蹩住车轮而摔 倒。好在这一路基少有汽车,否则愈加危险。为了壮胆,下坡时总是大声呼喊着,喊声在山间激起回音,听起来鬼哭狼嚎似的,却并不顶用,临近中午依然翻了车, 人飞出去,扑在了路边的树丛中。惊魂甫定,爬起来一检查,右嘴唇裂了一道血口,衬衣和裤子也撕扯破了,左大腿根部疼痛,褪下裤子,发现腹股沟戳了个洞,血 糊糊的,幸好没有伤到命根子。喝点水,歇了一会,扶起车子继续下岭,冲到岭下板寮桥处,已经十二点。又往前骑一段,发现路边有个乡卫生院,进去清理一下伤 口,搽了药水,又买了些消炎药、绷带和药棉。卫生院没有破伤风针,乡医说不要紧,伤口不深。


分享到:

评论

表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
|
注册会员
骑行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为好友